鲁迅警世名言

分享:薄荷荼蘼丶  阅读:1298  发布时间:2014-11-05 22:54:42

选自<鲁迅警世名言>(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1年版)。

先觉者与群众

预言者,即先觉,每为故国所不容,也每受同时人的迫害,大人物也时常这样。他要得人们的恭维赞叹时,必须死掉,或者沉默,或者不在面前。

总而言之,第一要难于质证。鲁迅警世名言

如果孔丘、释迦、耶稣基督还活着,那些教徒难免要恐慌。对于他们的行为,真不知道教主先生要怎样慨叹。

所以,如果活着,只得迫害他。

待到伟大的人物成为化石,人们都称他伟人时,他已经变了傀儡了。

有一流人之所谓伟大与渺小,http://my.tongxiehui.net/33398.html是指他可给自己利用的效果的大小而言。

<华盖集续编·无花的蔷薇>

先觉的人,历来总被阴险的小人昏庸的群众迫压排挤倾陷放逐杀戮。中国人格外凶。鲁迅警世名言

<集外集拾遗补编·寸铁>

孤独的精神的战士,虽然为民众战斗,却往往反为这[所为"而灭亡。到这样,他们这才安心了。

<华盖集·这个与那个>

--虽有善于暴露社会黑暗面的文学家,恐怕也难有做到这么简明深切的了。[叫人叫不着,自己顶石坟"则竟包括了许多革命者的传记和一部中国革命的历史。

<三闲集·太平歌诀>

我想,恋爱成功的时候,一个爱人死掉了,只能给生存的那一个以悲哀。然而革命成功的时候,革命家死掉了,却能每年给生存的大家以热闹,甚而至于欢欣鼓舞。惟独革命家,无论他生或死,都能给大家以幸福。

<而已集·黄花节的杂感>

我先前的攻击社会,其实也是无聊的。社会没有知道我在攻击,倘一知道,我早已死无葬身之所了。--我之得以偷生者,因为他们大多数不识字,不知道,并且我的话也无效力,如一箭之入大海。否则,几条杂感,就可以送命的。民众的惩罚之心,并不下于学者和军阀。近来我悟到凡带一点改革性的主张,倘于社会无涉,才可以作为[废话"而存留,万一见效,提倡者即大概不免吃苦或杀身之祸。古今中外,其揆[揆(kuí)]准则,道理。一也。

<而已集·答有恒先生>

这是明亡后的事情。

凡活着的,有些出于心服,多数是被压服的。但活得最舒服横恣的是汉奸;而活得最清高,被人尊敬的,是痛骂汉奸的逸民。后来自己寿终林下,儿子已不妨应试去了,而且各有一个好父亲。至于默默抗战的烈士,却很少能有一个遗孤。

<且介亭杂文末编·半夏小集>

凡有牺牲在祭坛前沥血之后,所留给大家的,实在只有[散胙"[散胙(zuò)]旧时祭祀以后,散发祭祀所用的肉。胙,古代祭祀时所供的肉这一件事了。

<热风·即小见大>

牺牲为群众祈福,祀了神道之后,群众就分了他的肉,散胙。

<两地书·二二>

群众,──尤其是中国的,──永远是戏剧的看客。牺牲上场,如果显得慷慨,他们就看了悲壮剧;如果显得觳觫,他们就看了滑稽剧。北京的羊肉铺前常有几个人张着嘴看剥羊,仿佛颇愉快,人的牺牲能给与他们的益处,也不过如此。而况事后走不几步,他们并这一点愉快也就忘却了。

对于这样的群众没有法,只好使他们无戏可看倒是疗救--

<坟·娜拉走后怎样>

我最不愿使别人做牺牲(这其实还是革命以前的种种事情刺激的结果)--

<两地书·八>

假使有一个人,在路旁吐一口唾沫,自己蹲下去,看着,不久准可以围满一堆人;又假使又有一个人,无端大叫一声,拔步便跑,同时准可以大家都逃散。真不知是[何所闻而来,何所见而去"[何所闻而来,何所见而去]语见<世说新语·简傲>,是三国时魏文学家嵇康对来访的钟会表示简慢的话,然而又心怀不满,骂他的莫名其妙的对象曰[妈的"!--伟人等等之名之被尊视或鄙弃,大抵总只是做唾沫的替代品而已。

<花边文学·一思而行>

我们中国现在(现在!不是超时代的)的民众,其实还不很管什么党,只要看[头"和[女尸"。只要有,无论谁的都有人看--

<三闲集·铲共大观>

人类是欢喜看看戏的,文学家自己来做戏给人家看,或是绑出去砍头,或是在最近墙脚下枪毙,都可以热闹一下子。且如上海巡捕用棒打人,大家围着去看,他们自己虽然不愿意挨打,但看见人家挨打,倒觉得颇有趣的。

<集外集·文艺与政治的歧途>

--当时大概有若干人痛惜,若干人快意,若干人没有什么意见,若干人当作酒后茶余的谈助的罢。接着便将被人们忘却。久受压制的人们,被压制时只能忍苦,幸而解放了便只知道作乐,悲壮剧是不能久留在记忆里的。

<而已集·黄花节的杂感>

时间永是流驶,街市依旧太平,有限的几个生命,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,至多,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,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[流言"的种子。

<华盖集续编·记念刘和珍君>

对于中国一部分人们的相貌,我也逐渐感到一种不满,就是他们每看见不常见的事件或华丽的女人,听到有些醉心的说话的时候,下巴总要慢慢挂下,将嘴张了开来。这实在不大雅观;仿佛精神上缺少着一样什么机件。

<而已集·略论中国人的脸>

凡是愚弱的国民,即使体格如何健全,如何茁壮,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,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。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,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--

<呐喊·自序>

关于奴隶与奴才

--不但穷人,奴隶也是要爬的,有了爬得上的机会,连奴隶也会觉得自己是神仙,天下自然太平了。

虽然爬得上的很少,然而个个以为这正是他自己。这样自然都安分的去耕田,种地,拣大粪或是坐冷板凳,克勤克俭,背着苦恼的命运,和自然奋斗着,拼命的爬,爬,爬。可是爬的人那么多,而路只有一条,十分拥挤。老实的照着章程规规矩矩的爬,大都是爬不上去的。聪明人就会推,把别人推开,推倒,踏在脚底下,踹着他们的肩膀和头顶,爬上去了。大多数人却还只是爬,认定自己的冤家并不在上面,而只在旁边──是那些一同在爬的人。他们大都忍耐着一切,两脚两手都着地,一步步的挨上去又挤下来,挤下来又挨上去,没有休止的。

然而爬的人太多,爬得上的太少,失望也会渐渐的侵蚀善良的人心,至少,也会发生跪着的革命。于是爬之外,又发明了撞。

这是明知道你太辛苦了,想从地上站起来,所以在你的背后猛然的叫一声:撞罢。一个个发麻腿还在抖着,就撞过去。这比爬要轻松得多,手也不必用力,膝盖也不必移动,只要横着身子,晃一晃,就撞过去。撞得好就是五十万元大洋,妻,财,子,禄都有了。撞不好,至多不过跌一交,倒在地下。那又算得什么呢,──他原来是伏在地上的,他仍旧可以爬。

--

爬得上的机会越少,愿意撞的人就越多,那些早已爬在上面的人们,就天天替你们制造撞的机会,叫你们化些小本钱,而豫约着你们名利双收的神仙生活。所以撞得好的机会,虽然比爬得上的还要少得多,而大家都愿意来试试的。这样,爬了来撞,撞不着再爬--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
<准风月谈·爬和撞>

初看见血,心里是不舒服的,不过久住在杀人的名胜之区,则即使见了挂着的头颅,也不怎么诧异。这就是因为能够习惯的缘故。由此看来,人们--要从自由人变成奴隶,怕也未必怎么烦难罢。无论什么,都会惯起来的。

<集外集拾遗·上海所感>

在北京常看见各样好地名--字面虽然改了,涵义还依旧。这很使我失望;否则,我将鼓吹改奴隶二字为[弩理",或是[努礼",使大家可以永远放心打盹儿,不必再愁什么了。

<华盖集·咬文嚼字(二)>

奴隶只能奉行,不许言议;评论固然不可,妄自颂扬也不可,这就是[思不出其位"。譬如说:主子,您这袍角有些儿破了,拖下去怕更要破烂,还是补一补好。进言者方自以为在尽忠,而其实却犯了罪,因为另有准其讲这样的话的人在,不是谁都可说的。一乱说,便是[越俎代谋",当然[罪有应得"。倘自以为是[忠而获咎",那不过是自己的胡涂。

<且介亭杂文·隔膜>

用笔和舌,将沦为异族的奴隶之苦告诉大家,自然是不错的,但要十分小心,不可使大家得着这样的结论:[那么,到底还不如我们似的做自己人的奴隶好。"

<且介亭杂文末编·半夏小集>

自家相杀和为异族所杀当然有些不同。譬如一个人,自己打自己的嘴巴,心平气和,被别人打了,就非常气忿。但一个人而至于乏到自己打嘴巴,也就很难免为别人所打,如果世界上[打"的事实还没有消除。

<华盖集·忽然想到(十一)>

然而自己明知道是奴隶,打熬着,并且不平着,挣扎着,一面[意图"挣脱以至实行挣脱的,即使暂时失败,还是套上了镣铐罢,他却不过是单单的奴隶。如果从奴隶生活中寻出[美"来,赞叹,抚摩,陶醉,那可简直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,他使自己和别人永远安住于这生活。

<南腔北调集·漫与>

专制者的反面就是奴才,有权时无所不为,失势时即奴性十足。孙皓[孙皓(242-283)]三国时吴国的最后一个皇帝。据史书记载,他在位时骄横暴戾,降晋后却甘受戏弄是特等的暴君,但降晋之后,简直像一个帮闲;宋徽宗[宋徽宗(1082-1135)]即赵佶,北宋皇帝。在位时横暴凶残,骄奢淫逸;为金兵所俘后,虽备受侮辱,仍不断向[金主"称臣在位时,不可一世,而被掳后偏会含垢忍辱。做主子时以一切别人为奴才,则有了主子,一定以奴才自命:这是天经地义,无可动摇的。

<南腔北调集·谚语>

奴才做了主人,是决不肯废去[老爷"的称呼的,他的摆架子,恐怕比他的主人还十足,还可笑。

<二心集·上海文艺之一瞥>

就是为了一点点犒赏,不但安于做奴才,而且还要做更广泛的奴才,还得出钱去买做奴才的权利,这是堕民以外的自由人所万想不到的罢。

<准风月谈·我谈[堕民">

--倘使连这一点反抗心都没有,岂不就成为万劫不复的奴才了?

<华盖集续编·学界的三魂>

国民性批判

中国人底心理,是很喜欢团圆的--大概人生现实底缺陷,中国人也很知道,但不愿意说出来;因为一说出来,就要发生[怎样补救这缺点"的问题,或者免不了要烦闷,要改良,事情就麻烦了。而中国人不大喜欢麻烦和烦闷,现在倘在小说里叙了人生底缺陷,便要使读者感着不快。所以凡是历史上不团圆的,在小说里往往给他团圆;没有报应的,给他报应,互相骗骗。──这实在是关于国民性底问题。

<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>

然而由本身的矛盾或社会的缺陷所生的苦痛,虽不正视,却要身受的。--有些人确也早已感到不满,可是一到快要显露缺陷的危机一发之际,他们总即刻连说[并无其事",同时便闭上了眼睛。这闭着的眼睛便看见一切圆满,--于是无问题,无缺陷,无不平,也就无解决,无改革,无反抗。因为凡事总要[团圆",正无须我们焦躁;放心喝茶,睡觉大吉。

<坟·论睁了眼看>

我们中国的许多人,--大抵患有一种[十景病",至少是[八景病",沉重起来的时候大概在清朝。--[十"字形的病菌,似乎已经侵入血管,流布全身,--点心有十样锦,菜有十碗,音乐有十番,阎罗有十殿,药有十全大补,猜拳有全福手福手全,连人的劣迹或罪状,宣布起来也大抵是十条,仿佛犯了九条的时候总不肯歇手。

<坟·再论雷峰塔的倒掉>

[你自以为是`人`,我却以为非也。我是畜类,现在我就叫你爹爹。你既然是畜类的爹爹,当然也就是畜类了。"

<华盖集·论辩的魂灵>

可惜中国人但对于羊显凶兽相,而对于凶兽则显羊相,所以即使显着凶兽相,也还是卑怯的国民。这样下去,一定要完结的。

我想,要中国得救,也不必添什么东西进去,只要青年们将这两种性质的古传用法,反过来一用就够了:对手如凶兽时就如凶兽,对手如羊时就如羊!

<华盖集·忽然想到(七)>

--这兽性的不见于中国人的脸上,是本来没有的呢,还是现在已经消除。如果是后来消除的,那么,是渐渐净尽而只剩了人性的呢,还是不过渐渐成了驯顺。野牛成为家牛,野猪成为猪,狼成为狗,野性是消失了,但只足使牧人喜欢,于本身并无好处。人不过是人,不再夹杂着别的东西,当然再好没有了。倘不得已,我以为还不如带些兽性,如果合于下列的算式倒是不很有趣的:

人+家畜性=某一种人

<而已集·略论中国人的脸>

中国,自从杀掉蚩尤以后,兴高采烈的自以为制服异族的时候也不少了,不知道能否在平定什么方略等等之外,寻出一篇这样为弱民族主张正义的文章来。

<译文序跋集·〈现代小说译丛〉〈医生〉译者附记>

暴君治下的臣民,大抵比暴君更暴;暴君的暴政,时常还不能餍足暴君治下的臣民的欲望。

--

暴君的臣民,只愿暴政暴在他人的头上,他却看着高兴,拿[残酷"做娱乐,拿[他人的苦"做赏玩,很慰安。

<热风·随感录六十五暴君的臣民>

爱国之士又说,中国人是爱和平的。但我殊不解既爱和平,何以国内连年打仗?或者这话应该修正:中国人对外国人是爱和平的。

我们仔细查察自己,不再说诳的时候应该到来了,一到不再自欺欺人的时候,也就是到了看见希望的萌芽的时候。

我不以为自承无力,是比自夸爱和平更其耻辱。

<华盖集·补白>

中国开一个运动会,却每每因为决赛而至于打架;日子早过去了,两面还仇恨着。在社会上,也大抵无端的互相仇视,什么南北,什么省道府县,弄得无可开交,个个满脸苦相。我因此对于中国人爱和平这句话,很有些怀疑,很觉得恐怖。

<译文序跋集·〈一个青年的梦〉译者序>

我们中国人总喜欢说自己爱和平,但其实,是爱斗争的,爱看别的东西斗争,也爱看自己们斗争。

--西班牙是人和牛斗,我们是使牛和牛斗。

任他们斗争着,自己不与斗,只是看。

军阀们只管自己斗争着,人民不与闻,只是看。

然而军阀们也不是自己亲身在斗争,是使士兵们相斗争--

--

然而人民一任他们玩把戏,只是看。

<伪自由书·观斗>

中国人向来有点自大。──只可惜没有[个人的自大",都是[合群的爱国的自大"。这便是文化竞争失败之后,不能再见振拔改进的原因。

[个人的自大",就是独异,是对庸众宣战。--一切新思想,多从他们出来,政治上宗教上道德上的改革,也从他们发端。所以多有这[个人的自大"的国民,真是多福气!多幸运!

[合群的自大",[爱国的自大",是党同伐异,是对少数的天才宣战;──至于对别国文明宣战,却尚在其次。他们自己毫无特别才能,可以夸示于人,所以把这国拿来做个影子;他们把国里的习惯制度抬得很高,赞美的了不得;他们的国粹,既然这样有荣光,他们自然也有荣光了!倘若遇见攻击,他们也不必自去应战--胜了,我是一群中的人,自然也胜了;若败了时,一群中有许多人,未必是我受亏:大凡聚众滋事时,多具这种心理,也就是他们的心理。他们的举动,看似猛烈,其实却很卑怯。--所以多有这[合群的爱国的自大"的国民,真是可哀,真是不幸!

<热风·随感录三十八>

中国人不但[不为戎首",[不为祸始",甚至于[不为福先"。所以凡事都不容易有改革;前驱和闯将,大抵是谁也怕得做。然而人性岂真能如道家所说的那样恬淡;欲得的却多。既然不敢径取,就只好用阴谋和手段。以此,人们也就日见其卑怯了,既是[不为最先",自然也不敢[不耻最后",所以虽是一大堆群众,略见危机,便[纷纷作鸟兽散"了。如果偶有几个不肯退转,因而受害的,公论家便异口同声,称之曰傻子。对于[锲而不舍"的人们也一样。

--

所以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,少有韧性的反抗,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,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;见胜兆则纷纷聚集,见败兆则纷纷逃亡。

<华盖集·这个与那个>

无破坏即无建设,大致是的;但有破坏却未必即有新建设。卢梭,斯谛纳尔,尼采,托尔斯泰,伊孛生等辈,--不单是破坏,而且是扫除,是大呼猛进,--中国很少这一类人,即使有之,也会被大众的唾沫淹死。

我们一翻历史,怕不免要有汗流浃背的时候罢。外寇来了,暂一震动,终于请他作主子,在他的刀斧下修补老例;内寇来了,也暂一震动,终于请他做主子,或者别拜一个主子,在自己的瓦砾中修补老例。--

凡这一种寇盗式的破坏,结果只能留下一片瓦砾,与建设无关。

凡公物或无主的东西,倘难于移动,能够完全的即很不多。但其毁坏的原因,则非如革除者的志在扫除,也非如寇盗的志在掠夺或单是破坏,仅因目前极小的自利,也肯对于完整的大物暗暗的加一个创伤。人数既多,创伤自然极大,而倒败之后,却难于知道加害的究竟是谁。--

这是一种奴才式的破坏,结果也只能留下一片瓦砾,与建设无关。

我们要革新的破坏者,因为他内心有理想的光。我们应该知道他和寇盗奴才的分别;应该留心自己堕入后两种。这区别并不烦难,只要观人,省己,凡言动中,思想中,会有借此据为己有的朕兆者是寇盗,含有借此占些目前的小便宜的朕兆者是奴才,无论在前面打着的是怎样鲜明好看的旗子。

<坟·再论雷峰塔的倒掉>

(张献忠)开初并不很杀人,他何尝不想做皇帝。后来知道李自成进了北京,接着是清兵入关,自己只剩了没落这一条路,于是就开手杀,杀--他分明的感到,天下已没有自己的东西,现在是在毁坏别人的东西了--

--自己是完了,但要这样的达到一同灭亡的末路。我们对于别人的或公共的东西,不是也不很爱惜的么?

所以张献忠的举动,一看虽然似乎古怪,其实是极平常的。

<准风月谈·晨凉漫记>

鲁迅是伟大的,他以深刻的洞察力,看透了一切假恶丑,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,逃不过他那把锋利无比的笔刀;鲁迅思想又是超前的,无论是他的身前还是身后,都不可避免地陷入孤独和寂寞之中。看看这些警句吧,在当今时代,但愿它们不再是飘进深谷的落叶。

把最能引起你共鸣的警句摘抄下来,并与同学讨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更多相关内容:
分页: 1 2 3
如果你喜欢本页,请不要忘记收藏哦